Errrrrrrrr

You musn't be afraid to dream a little bigger, darling.
Coser/Taiwan
偶爾隨心情翻譯喜歡的文章。

【苏靖】 湘君

謝謝太太哈哈哈哈哈哈!好可愛的文2333
看璟炎欺負宗主特別爽(。
期待二更\(^o^)/

一撮竹子压滚滚:

写给 @Errrrrrrrr太太的生贺,结果越写越多到现在都没有写完QAQ。

粽子节时期开写所以用了湘君和湘夫人的梗。


文笔烂,没有肉,很难吃,只希望太太不要跟我绝交QwQ。

短篇,二更就完结。


总之, @Errrrrrrrr 太太生日快乐呦~=3=



端午时节,金陵城中张灯结彩,粽香四溢。

宫中自是也不例外,新帝登基五年有余,攘外安内,如今国泰民安,边境稳固。

此次操办宫中端午节庆的乃是新上任的礼部侍郎,这位年轻的官员许是急于证明自己的才干,此次的庆典着实是比往年的要热闹些。

寻常人道新帝不苟言笑,白白浪费了那副好皮相,成日摆的一派威严端庄的做派,想讨他的欢心可着实不易。


此时的宫中,百官坐于殿下,那位皇帝身着华服坐在高处,看着戏台上的莺莺燕燕。

敲锣打鼓,台上的戏子唱的卖力。在场却无人敢喝彩,整个场面紧张兮兮,让人瞧了手都不知往何处放。

这般景象,这礼部侍郎就是傻子也该是知晓自己捅了大漏子。在台下坐立难安,头也不敢抬,却百思不得其解这曲《湘君》究竟是哪里触了这位万岁爷的霉头。

这礼部的傻小子不知晓缘由,户部的沈大人是个明白人。这台上的戏子一句一句“横流涕兮潺湲,隐思君兮陫侧”,沈大人的眉头都要拧成了大麻花。

这《湘君》原是楚怀王招揽才子屈原时所作,君臣之约一生未破,本是一段佳话,是再适合端午这个时节不过的剧目。

但这满朝文武都知道,此时坐在眼前的新君在登上龙座之前,曾得一位麒麟才子倾力相助,彼时还是太子的梁帝曾许这位麒麟才子殿堂之位,君臣相约共治天下。却不想北军来袭,这位麒麟才子竟是就这样陨了,空留眼前的皇帝空守着盛世太平之约。

这时候给万岁爷唱《湘君》,岂不是照着皇上的心窝子里捅。


一曲唱毕,这台上的戏子们瞧见皇上的脸色哗啦啦跪倒了一片。一个个抖得似筛子,应是觉得自己已经穷途末路人头不保。

整个殿堂已经没有了节日的气氛,梁帝这时候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似乎对剧目没什么意见,吩咐身边的的高公公给百官赐菜,留下一句“朕乏了”便回了寝宫。


满朝文武一口气终于呼了出来,精心准备的菜肴也终于是有人敢动筷子。

沈大人这时出言安慰那个已经要被吓哭了的礼部侍郎,几口酒送下去,也算是帮他把小心脏喝回肚子里。


在宴席的另一端,坐着一位白衣的男子,手里拿着把扇子,摇来摇去,即使之前的气氛已经降到冰点也没能阻止他往嘴里送粉子蛋。

但这时新菜肴上来,他却不吃了。瞧着梁帝的方向,招呼了一把身边的少年,也跟着离席了。



蔺晨从宫里出来,也没回皇上为接待瑯琊阁主准备的宅邸,而是随手买了串冰糖葫芦,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处小院。

他走到门口也不敲门,推门就进。


那小院里是一位素衣的男子,脸颊上一颗黑痣,看起来一派得道仙人的样子。

已是初夏,男子却还着披风,似是非常畏寒。

他见蔺晨来,茶也不给倒一杯。

蔺晨道他没良心,自己给自己斟上茶,在小院里坐了下来。


这当世神医坐着等面前的麒麟才子发问,等了半天却是干坐着陪他赏了半天的花。最终自己憋不住,滔滔不绝起来。

他说今天在宫里看着那位美人皇帝,瘦的成了个病美人,不用把脉便知定是思绪繁重又过度操劳。

他见梅长苏没反应,又接着说,你当初将他一人留在那冷冰冰的高堂之上,定是伤透了这美人的心。当初好歹还点血性在,如今这一瞧,似是一个完全包裹的蚕蛹,连个缝儿都没有。


他一口一个美人的叫,仿若他嘴里的不是当朝天子,而是哪家艳名远播的大小姐。


随后蔺晨又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说什么美人身边连个陪他的人都没有,今天听见《湘君》,瞧着眼圈都红了。他就这样满嘴跑马,真真假假的说着。最终是问了梅长苏,当真不准备告诉萧景琰吗?


麒麟才子的袖口都要被搓出个火星儿来,他磨蹭了半天,答道,我这身子骨你最清楚,命保住了又有何用,还不是说不准哪天一口气就咽了下去。与其这般要他反复,倒不如让他信了我已死为好。

蔺晨此时收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对他说,你个大骗子。



礼部侍郎最终还是自请离了京城,虽说皇上是没有怪罪,但这篓子捅的这年轻的官员自己到不好意思起来。

此时正好月前科举结束,进了那么几个书生入仕,一个个知书达理,这礼部便点了这年的状元郎进来帮忙。这状元长的相貌平平,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平时话也不多,就跟在新上任的礼部侍郎边上处理文书事务。

也是当今圣上眼尖,见了这状元郎还能瞧出是个新人,随口嘱咐了几句,将新礼部侍郎大人说的恨不得当场肝脑涂地。


蔺晨在端午后在宫里留了几个月,期间主要帮萧景琰调养身体。

这人在宫里从来横行霸道,拎着把扇子四处乱窜招猫逗鸟。


蔺晨在的那段时间萧景琰倒是时常见他,许是这位瑯琊阁主能够让他回忆起那些往年旧事。

如今的梁帝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十几岁的红衣少年,刚正不阿,赤子心肠。红着眼眶挺直着脊梁,自欺欺人般的坚信着自己的竹马并未冤死梅岭。如今的他更多的不是去证实梅长苏的生死,而是希望这梁朝能如挚友所愿,他才不负林殊所托。


蔺晨这位知情人多少能够懂这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但他依旧对这位九五之尊的拧脾气束手无策。

几次着急的直拍扇子,最终也只能叹一句,他怎么能舍得看你如此。

萧景琰也不理他,转手就喂了飞流一颗榛子酥。



这段时间最大的事件,大概莫过于礼部那位今年新晋的状元郎苏大人了。

说来也有趣,这位苏大人在科举中脱颖而出,自是文采斐然,博古通今。但却怎想竟是个不爱说话的,寻常文人墨客最讲究的那些个情调,把酒抚琴,吟诗作对他是一样也不会,文章写的精彩绝伦,奏折更是赏心悦目。一问起话来却支支吾吾,追问的紧了还能看到这位状元郎语无伦次方寸大乱。

可这性子确实招天子的喜欢,在礼部任职不多时,梁帝便将其讨到了身边,专门处理成日堆成小山的奏折公文。


梅长苏对此变动自然是欣喜的,他易容入仕本就是为了能多看看他的这位竹马。那支支吾吾的性子原也是伪装,却正巧投了萧景琰的意。

他就这样成日坐在萧景琰身侧,埋头处理繁杂的公文与批注。从书卷中看出去,是身着龙袍的皇帝的身影,脊梁依旧挺得笔直,刀削般的轮廓。早些年峥嵘沙场,而近年又疲于政事,梅长苏觉得萧景琰看起来没有了之前的那股子硬劲儿,入仕后也听闻这位皇帝看着耿直非常,实则心肠子挺软,手腕倒是说不上强硬。他就这么看着,想着,半响手上的奏折落了个大墨点子。

他看了看封页上沈大人的名字,心里默默给他道了个歉。随后就着那个墨点子给画上了一朵梅花。


不多时,萧景琰感到了困乏,他吩咐身边的苏大人整理好折子便回去,留着明日再看。

梅长苏低眉善目的应了,看着萧景琰起身走远。


他发现登基后的萧景琰多着黑色,上边烫着这繁复的暗金龙纹,这本不是帝王应着之色,梅长苏任职的礼部也没少听到同僚评说皇上的华服不易做,这大红大紫的料子不能用,金色更是不合这位新君的意,着实难办啊,难办。

梅长苏玲珑心思,怎会想不透这其中缘由,他以前的竹马最喜欢穿红色,还是太子之时那一身红色的太子朝服更是衬得人容光焕发。但自从梅长苏出征未归,那为表哀悼之情的玄衣就再也未曾脱下,许是如蔺晨所说,真是不知梅长苏究竟如何舍得。



沈大人近日收到一封奇奇怪怪的回执。

原本上奏的内容被他人完整的重新抄写了一边,写的七扭八歪,在一旁万岁爷的朱批倒是认真异常,也不知道皇上怎么能看懂的。

沈大人捧着自己的奏折,悄悄抬眼看了看坐在龙椅上风姿威严的皇上,缩了缩脖子把这事咽了。


*


萧景琰近日收到一封奇奇怪怪的奏折。

沈追的笔记他是认得的。这奏折写的公正,所书又是税制改革之事。萧景琰读的认真,未曾想这奏折一页翻过去,末尾落款竟有一朵小小的梅花。

萧景琰不仅人的沈大人的字,也认得这朵梅花。


他脑中可谓思绪万千,这人骗过他一回,他没有把握他会不会在骗他第二回,第三回。

他就这样想着,顺手在沈大人的奏章上写出了个“知道子”。



梁帝最近有了一个新的爱好。

听他的苏卿说话。


这位苏卿本就不善言辞,他却每每喜欢抛出需要大量论述的问题难为他。

他的苏大人被问题搞得满头大汗,结结巴巴的背着之乎者也。最终实在应付不来就跪地惊呼“皇上恕罪”。

一般萧景琰也不是真的有意为难他,瞧他这样子更是没了心思。


“起来吧,地上凉。”


*


梅长苏明确的知晓他最近被皇上盯上了。


他深切的感受到了危机。皇上的视线会在他整理奏折的时候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他从未觉得萧景琰如此性格如此恶劣,他扮演的苏大人明明就刻意装作不善言辞,却每每被这位皇帝提起来问话。他犹记得萧景琰年少之时因着嘴皮子软,往往被他伶牙俐齿狡辩的气成一个涨圆了的家雀。这时他便会再上去好言好语的哄,或者去找静姨讨上一碟子榛子酥,就能看到自己的竹马明明已经心软却还强装着生气的样子。

他承认他当时顽劣,如今许是天道好轮回,萧景琰夺嫡之时因着要跟誉王争风头,被梅长苏教的口舌生花。如今当上了皇帝成了个不爱说话的,这会子嘴皮子功夫都用到了欺负苏爱卿身上。

而梅长苏碍于伪装身份又不能还嘴,装着窝窝囊囊心里是攒了一肚子委屈,但再委屈也不能说,越说越错,早晚露马脚。


就这样时至入秋,苏大人最终是熬不住告病请回乡,称修养身体。

梁帝体恤,赐滋补调理药材,允其三月,望冬归。



TBC


评论
热度 ( 39 )
  1. Errrrrrrrr一撮竹子压滚滚 转载了此文字
    謝謝太太哈哈哈哈哈哈!好可愛的文2333看璟炎欺負宗主特別爽(。期待二更\(^o^)/

© Errrrrr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