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rrrrrrr

You musn't be afraid to dream a little bigger, darling.
Coser/Taiwan
偶爾隨心情翻譯喜歡的文章。

[翻譯] Don't Get Too Close to the Dark(Chapter 3)

*CP為TN (天使Thomas/人類Newt的AU)
*摘要:Thomas是個天使,被一群為了獲得訊息的人類所抓住。他被折磨了整整一個月直到一個男孩接管他的事宜。這個男孩比原來毆打他的人要親切許多,甚至他開始質疑自己的忠誠度。究竟Thomas會不會放棄抵抗給人類他們想要的資訊只為了這一個人類男孩的好心跟愛呢?
*警告:此文有血腥暴力的描寫,請慎入!
*回台灣兩週過得太愜意....幸好朋友借我TMR小說讓我複習!中文版的翻譯好基/情/四/射阿^q^(造謠
*新年快樂!雖然翻得很慢但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Don't Get Too Close to the Dark(Chapter 2)

[ 別向黑暗陷得太深 CH3 ]

從他轉移到這個牢房已經過了兩週。

每天都不斷重複同樣的循環。Thomas會被突然的巨大開門聲給弄醒,然後他會看到Gally暴風般的闖入,Newt就跟在他身後幾步遠的地方。Newt會站在相同的點靠著牆看Gally在牢房裡花時間擺弄那些工具和武器。Thomas的恐懼就彷彿爬樓梯一般。越往上走,害怕的時間就越長。

日子過得越久也就越令人毛骨悚然。

他經常失去一些手指、指甲,更常常失去的是一兩個器官。Thomas必須努力說服自己Gally已經變得越來越急切而不耐煩,但這些想法只有讓他的嚴刑拷打更變本加厲。

有時Thomas一時疏忽事情就會變得更糟。他沒有注意到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但他還有精神描繪背部的輪廓。疼痛遠離了他,而他再也感覺不到血跟汗水從臉上、腿上還有手臂上流下。Gally惱怒地對他大吼大叫的聲音漸漸消失,聽起來就像他正逐漸溺死在水中。一道不屬於他的驚慌突然竄過了身體,當他明白過來後他已經無法控制了。

他讓體內一名人類男孩的靈魂跑了出來。

男孩用高分貝的語調大聲尖叫著。不再受到天使之力的束縛下,男孩伸出雙手開始勒緊Gally的脖子,Gally臉上的表情是從沒見過的震驚。但Gally很快便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為了照顧這個男孩使他毫髮無傷,Thomas憤怒的保護欲瞬間高漲。

在Gally可以將刀片刺入男孩的胸膛之前,Thomas向前掩護,讓他的精神力包圍住這個受到驚嚇的靈魂,並將他帶回安全的地方。很快熟悉的疼痛和折磨又排山倒海而來,但他很高興至少這名男孩不是遭受這一切的人。

Gally抓著他的下巴咆哮著要他想辦法再把那個男孩叫出來,但Thomas根本回想不起那個男孩可能在哪兒。他懇求Gally放過他因為那個男孩是無辜的不應該被捲入這裡,但Gally斥之以鼻。

他唯一能夠期盼的事就是Newt。

Newt總會在拷問結束後帶來食物和一些令人舒服的觸碰。當他幫Thomas解除他的捆綁時,Thomas總會讚嘆金髮少年的每一個特徵,即便他每天都會看見這些容貌,他非常確信自己已經記住了Newt的每個身體部位和動作。他會用沾滿血污的手指輕柔的撫摸Newt的下巴、嘴脣、眉毛,或是其它地方像是他的眼皮。Newt一開始對這樣的肢體碰觸總會笑出來,但現在他似乎也在期待它們。

Thomas幾乎都會在Newt的聲音中睡著。他努力試著保持清醒聽Newt說些無關緊要的廢話,因為他需要聽一些正常的話語而不是對他的辱罵。但他總會在Newt手臂環繞著他的肩膀下睡著,或是在他的頭枕在人類少年的大腿上時。他等待一整天就為了這片刻的安寧。

然而有一天,情況有了一點改變。

他的手、腳和腹部都被釘在牆上。Gally打趣的將他的身體釘成十字架的形狀,Thomas克制自己不要對他翻白眼。他正因為被強力的電流穿透腦部和身體而抽蓄著。他甚至無法尖叫,被劇烈的抽蓄強迫壓制在他的血管內。他看著Gally把它關掉繼續提問,但他沒有回答。Thomas感覺他心臟血管內的血液開始停止流動,當那個休克治療法又再次出現。

他覺得大腦的血管在瓦解,但這沒有讓事情變得比較好,他被電擊的如此猛烈導致他的脖子感覺輕易的就要斷了。他的眼睛開始後翻時他試著不要搖晃他的腳。他的三根腳趾頭已經被切掉。

然而電擊突然停止,他吐出了一聲悲鳴。頭低垂著嘗試從“治療”當中緩過來。他聽見一個腳步聲,但聽起來像是還有幾哩遠。他試著打開他的眼睛,但他的頭正被重擊。疼痛在他試圖睜開的過程中不斷擴大,他只好立即閉上。他停止對於他耳朵聽見的腳步聲產生的好奇。

他除了腳步聲什麼都聽不見。他實在急切的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放棄他了嗎?他們現在準備殺了他?

有手指碰到他的頭髮但他無法幫住自己把它們給甩開。Gally有時會給他一些錯誤的安全感和關心的舉動。

“Tommy!撐住!”

當Thomas聽見了Newt的聲音他簡直滿懷著期待去服從那句指令。他睜開雙眼,忽略頭部和眼睛的疼痛去看他。看見Newt臉上淺淺的笑容後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當Newt拔掉他右手上的釘子時他試著不要跳起來。Newt發現Thomas沒辦法支撐住自己便伸出了一隻手臂環繞他。喜悅溢滿了他的內心當他感覺到金髮少年溫暖的體溫正圍繞著他,即便他手上和腳上的釘子都被拔出時產生一道道難忍的疼痛。從牆上下來時他讓自己環住Newt。他嘗試著在金髮少年的幫助下把腳放到地上,但他的腳一接觸地板他就哭了出來。他聽見Newt發出氣惱的聲音。

“停止逞英雄吧讓我幫你,”人類少年在他耳邊嘶嘶道。Thomas在Newt的肩膀上點點頭表示知道Newt在試圖幫他。他被輕輕的放在地上,當他看見Newt離開時忍不住呻吟。他笑了出來,但立刻感到後悔,他胸部的刺傷隨著他的移動令人惱怒。他聽見Newt喃喃自語著“我不知道天使都是如此依賴。天哪Tommy撐住。”

他幾乎快睡著,直到一個冰冷的破布壓上他的手時他立刻清醒了。Thomas努力在Newt清理傷口時不要畏縮,還有進行包紮的時候。在潮濕的破布微微擦過臉後,他又被一個人丟下了。

“別太舒服。一旦我清洗完這塊破布你要跟我走。”Newt的回應讓Thomas睜開雙眼。

“什麼?”他顫抖地說。Newt現在要帶他去某個地方折磨他嗎?或是帶他去某個地方讓別人拷問他?還是—

他的思緒被一雙摸著他臉頰的手給打斷,他很快便看見Newt睜大的雙眼。金髮少年輕柔的撫摸他的頭髮,隨著Newt嘴裡發出的噓聲他冷靜了下來。

“你真的需要保持冷靜Tommy,別擔心。我要帶你去我的房間。”Newt在把Thomas臉頰上的眼淚擦去時低聲說道。Thomas絲毫沒去想就將頭靠向Newt觸碰他的手。

在他能向Newt詢問為什麼之前,他就被拉起來站好。Newt用手臂環住他引導著他們離開牢房。當他開始因為走廊的人類傳來的視線而顫抖, 他聽見Newt輕柔地在他耳邊說些安撫的話。在有人拿槍指著他們時他用手臂將金髮少年纏得更緊密。Newt告訴他們一切都沒事,他們必須盡快趕到他們的目的地。他有幾次失去平衡。那個電擊治療仍然讓他虛弱不已。

Thomas看見Newt轉動他的鑰匙打開了門,他很快進去後又到了另一扇門前。當Newt打開這扇門後,他就被推著倚靠在裡頭的牆上。Thomas環顧四周注意到這是一間浴室。他回頭看向金髮少年。皺著眉看Newt轉動浴缸裡的一個水龍頭讓水開始流出。他看著Newt將手放在水裡攪動。Thomas發現他的靈魂是如此閃耀,而他無法停止自己去盯著看。

“你在笑什麼?”

Thomas僵直了一下看向Newt發現他也正盯著自己瞧。Thomas有些尷尬地看向地板。

“我—我呃…”他結結巴巴地說著,在看到Newt皺起眉頭後忍不住畏縮。他試著讓狂跳的心臟冷靜下來。

“你的靈魂很美麗,”Thomas脫口而出。他閉上眼睛想著希望Newt不會打他或者其他什麼的。

“對不起什麼?先冷靜下來再跟我說一次。”Thomas吐出一口氣看著金髮少年的眼睛。

“你的靈魂。它非常美麗。”他緩緩地說。他想要鑽進一個洞裡把自己給掩埋。他希望自己沒有逾越了對方的界限。

當Newt的臉開始整個變得紅透時他很困惑。他看見金髮少年捂著嘴咳嗽。

“謝—謝謝你。”Newt終於一邊擺弄他的手一邊說。Thomas聽得出來裡頭有些不確定和尷尬。他的翅膀和手臂猶疑著是否要環抱住少年。他不想要這個人類少年離開他只因為他說了些什麼愚蠢又侵犯別人的話。

“我很—”Thomas正想道歉,但他立刻被Newt拉著更靠近浴缸。Newt關掉水龍頭後充滿期待的望著他。他對著浴缸做了個請的手勢,而Thomas的表情不能更疑惑。Newt有些懊惱的說。

“這是浴缸。你進去後清洗你自己這樣你就不會聞起來像是在地獄,”Newt溫和的說明。Thomas目瞪口呆的望著他。

“我可以向你保證地獄聞起來不像—”

“快點給我在水變冷之前進去羽毛男孩,”Newt對著他大笑,但隨即在Thomas舉起腿要進去時對他咆哮。

“先把你該死的衣服給我脫掉!你是要怎麼穿著衣服洗澡啊,”Newt邊斥責邊開始動手脫Thomas的上衣。在他把這件衣服因為手銬的關係被撕扯開的過程中他告訴他會給他另一件上衣。他隨手丟在別處後,就繼續解開棕髮少年的褲子。把褲子脫掉後他對四角褲做了個手勢。

“我不會把這個脫掉。你自己脫掉,然後跳進去。等我聽到你進去的聲音時我就會轉過來,”Newt命令完之後就轉過去了。Thomas遵循著命令把四角褲脫掉。他不明白為什麼Newt要轉過身去,但他沒有問這個舉動代表的意義是什麼。他把一隻腳放進水中時,被水碰到的傷口讓他不禁發出嘶嘶聲。接著他把另一隻腳也放進去然後坐在水裡。他緊張地坐在那兒試著習慣這種感覺。當疼痛變得可以忍受之後,他回頭看向金髮少年。

“呃…”

Newt轉過身,走過來跨過浴缸去取洗髮精。當Thomas聽到某種東西從瓶子裡頭突然噴出來的聲音忍不住嚇了一跳。Newt開始取笑他的反應時他的臉不禁變得通紅。

“這只是洗髮精。我會把這神聖的東西放在你頭髮裡搓揉然後讓它變得像樣些。你得先把頭髮放到水裡去弄濕,”Newt說明完後就示意他照做。

“這像液體的東西怎麼會是神聖的—”

“把你的頭放到水裡去就對了Tommy,”Newt一邊翻白眼一邊大笑,接著引導棕髮少年把頭放進水中。Thomas憋住氣直到對方讓他從水裡起來。他感覺Newt的手指搓揉著他頭髮裡的“洗髮精”。他只是照著Newt告訴他的做。

他把頭再次放進水中等Newt把所有的洗髮精給洗掉。感覺有手指拉扯他時把頭抬出水面。Newt只給了他幾秒鐘時間又把某種東西放在他頭髮上用力搓洗。他實在疲倦的沒有力氣去問Newt那是什麼,他看見對方拿起一塊東西。

不管那是什麼,Newt輕輕的用它搓著他的手臂、腿、脖子、胸膛還有背部。Thomas就像個洋娃娃一樣任Newt擺佈。

他再次把頭放進水中等待Newt把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給洗掉。當Newt終於滿意了,他從水裡被拉起。Newt把手穿過他的腋下將他拉起身站在浴缸。接著Newt離開了幾秒鐘,再次回來時拿著一條毛巾包住他。Thomas在Newt的幫助下從浴缸出來後一拐一拐的被帶領著去其他房間。

Thomas耐心的等待Newt去給他取些衣服。他看著他瞎搞著衣櫃不知道在搜尋什麼。當他終於滿意他的成果,他回來把那些衣服輕輕摺好放在床上。他轉過來嚴肅地盯著他的臉令Thomas不禁繃緊了身體。

“你不會傷害我對嗎?”

Thomas對於這個問題感到驚訝。經歷過他在這裡所經歷的一切,他從來沒有想過會被問他是否會傷害某人這樣的問題。這些人類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他們知道他們要怎麼處理。他們做好一切預防措施確保任何一條離開這裡的路都是不可能的。

他們拷打他。他們每天虐待他並努力去獲取他們想要的。解答。他們想要解答,而他們會為了獲得答案用他們的力量去做任何事。話雖如此,是的如果他有機會他會反擊Gally。憤怒使他害怕。他是一名天使,而他的父親和兄弟姊妹教會他不要去傷害任何事物才是對的。

他被教導要溫和,但要充滿權威。他被教育要溫柔,但要能夠指揮。擁有這些特質,他仍然小心翼翼的遵從父親的指示不去傷害他們。他的思想卻在這裡的每一天日漸改變。他想對Gally嚴刑拷打回去。

他每天都想傷害他就如同他傷害自己一樣,然後在事情變得無法收拾前治癒他。他想傷害所有將他從家人身邊綁走的人類。他想摧毀這個組織的人類。

但不會是Newt。不。不。不。他絕不會傷害Newt。他會不惜一切代價確保Newt安然無恙。

“不會。”

Thomas不知不覺間跪了下來。他想著,他就在Newt面前,對方張大眼睛看著他像是有點不知所措。當Newt嘗試性般,大膽的伸手解開他的手銬,Thomas的身體忍不住顫抖。在手銬撞到地面時一波令人窒息的力量淹沒了他的身體。

他感覺身體內的血管正努力在治癒每一個傷口和傷痕。他可以感覺到所有的傷口都癒合了,而他的傷痕也消失不見。他幸福地嘆了一口氣,對金髮少年微笑,對方也正親密地看著他。

他知道他必須先跟Newt說些話,但他卻往前伸手將他的手臂緊緊的環住人類少年的腰。他可以感受到Newt的緊張以及對這個意料之外的接觸發出一聲喘息。Thomas維持著這個擁抱,將他的前額抵在金髮少年的腹部上。一分鐘後他感到有手指正輕輕撫摸他的頭髮。

“來吧Tommy,”Newt輕聲說道。“把你的衣服穿好然後去睡覺。”

Thomas溫柔地放開後對方將衣服拿給他。Thomas點點頭便站起來穿上新衣服。當他終於全穿好了,聞著身上Newt的衣服充斥著他的味道感到前所未有的開心。接著他被拉扯著手肘來到床邊。

“你睡左邊,然後待在那兒別動好嗎?我很快就會跟你的那股力量一起睡著,但我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Newt有些故意的取笑他,接著輕輕地把Thomas推向了床。Thomas躺下後望著Newt爬到他另一側的床邊。他看著Newt把燈關掉,然後躺在他們周圍的黑暗之中。

Thomas看著Newt逐漸放鬆的身影進入睡眠。他緩緩地靠近將手臂環抱住人類少年。當Newt不再有任何動作後,Thomas輕輕將人類少年拉得更靠近,把臉埋入Newt的頸窩聞著對方的味道。他聞到一股很好聞的、令人平靜的味道,接著將一條腿纏繞著Newt使他可以完全的包覆著人類少年。

那天晚上是他第一次如此平靜的入睡。

评论 ( 7 )
热度 ( 9 )

© Errrrrr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