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rrrrrrr

You musn't be afraid to dream a little bigger, darling.
Coser/Taiwan
偶爾隨心情翻譯喜歡的文章。

[翻譯] Don't Get Too Close to the Dark(Chapter 2)

*CP為TN (天使Thomas/人類Newt的AU)
*摘要:Thomas是個天使,被一群為了獲得訊息的人類所抓住。他被折磨了整整一個月直到一個男孩接管他的事宜。這個男孩比原來毆打他的人要親切許多,甚至他開始質疑自己的忠誠度。究竟Thomas會不會放棄抵抗給人類他們想要的資訊只為了這一個人類男孩的好心跟愛呢?
*警告:此文有血腥暴力的描寫,請慎入!
*這種餵湯方式根本是赤裸裸的調情XD

Don't Get Too Close to the Dark(Chapter 1)

[ 別向黑暗陷得太深 CH2 ]

Thomas不知道他在期待那個金髮的人類什麼,但他一點也不期待他帶Gally過來。

當Gally走進來時他看起來只有更加憤怒,Thomas從牢籠中間跑到其中一個角落盡可能將自己縮在那。Gally嘲笑著他的反應讓Thomas不禁用血跡斑斑的手臂環抱住腿。他的傷口都已經治癒了。他的力量緩慢的運作了整晚,而他現在只能把那股力量隱藏在血管內的血液之中。

“真可悲。”Thomas焦躁不安的用手指輕敲著腿等待Gally離開。Newt說過他不會留他一個人的。

當他看見Gally從桌上拿起某些工具時他的希望開始下沈。其中一樣是一把彎刀,就跟他的手臂一樣長,還有某種像是頭盔的東西,以及一大堆很粗的釘子。

“不不不!”Thomas嗚咽著當Gally漸漸靠近。Newt斜靠在牆上看著Gally。他的胃在背叛的感覺中翻攪著。他以為Newt跟他是站在同一邊的。他以為他會讓壞人遠離他。但金髮少年只是看著。他顯然並不開心,但他看起來也不像有絲毫遲疑或感到後悔的樣子。

“Newt!”他對著金髮少年喊道迫使對方看向他。“我以為…”

“我說過我不會讓他跟你單獨處在一個房間。我很抱歉,但我們需要一些答案Tommy,”Newt說道,但他看起來像是他的精神上並不在那。彷彿是在排演一樣。Thomas愣愣的看著對方試圖從金髮少年的臉上找到某些蛛絲馬跡告訴他他會來幫他。或許會讓他安慰一點。

當Gally打開牢籠闊步朝他走來時,他的希望徹底幻滅。Thomas混亂的攀登著牆並嘗試貼著牆壁四處遊走。Gally只是挑釁般的對他露出虛偽的笑容彷彿這是一場遊戲。“你最好自動躺在地上讓我把這些釘子釘在你愚蠢、脆弱的手跟腳上,不然就由我來讓你躺下去,”他吐了一口痰隱含著戲謔的語調令Thomas忍不住發抖。

Thomas回頭去看Newt。Newt仍然站在相同的地方像個雕像。Thomas沮喪的望著地板然後將目光轉向Gally。接著,他緩緩的跪在地上形成一種姿態,彷彿他是個試著阻止那邊的狩獵者不要殺他的小動物一般。當他的背徹底躺在地上時他盯著Gally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不確定現在應該怎麼做。

“做得很好,我希望你不會一直這麼順從。”

他感覺血管內的血液開始變得冰冷,當Gally走過來將他戴著手銬的雙手以一種非常怪異的、不舒服的角度高舉過頭頂。他甚至沒有得到一句警告,釘子就毫無預警的戳進他的手掌心令他痛苦的慘叫出聲。透過眼簾,他看見Gally露齒而笑故意扭轉釘子戳得更深。Thomas用盡全力克制自己不要反抗他。對他來講這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當Gally終於滿足於他的成果,他移動身體到Thomas赤裸的腳去做同樣的事。他擺弄著它們扭轉成奇怪的角度,接著將金屬釘子猛刺進去。

當疼痛從各個方向貫穿全身時Thomas拱起了身體。他的手和腳像是在燃燒,釘子是如此的沈重。他感到自己是那麼的脆弱和害怕,而他本可以在當下告訴Gally他想要知道的所有事情。

但是他討厭這個人類,他拒絕讓這個傢伙贏。

此時,Gally正緊握著他的下巴,Thomas可以發誓他聽見了某種東西啪嗒一聲斷掉的聲音。

“今天會是漫長的一天呢羽毛男孩。”

~*~

“停!停!拜託!我求求你…拜託快停止!”

Thomas痛苦的哀嚎著當另一隻腳猛力的撞擊他的腹部。他扭轉身體以避開下一次的踢擊再度踢中他傷痕累累的身軀時拉扯著他手上和腳上的釘子。鮮血像溪水一般緩緩從他的臉上還有鼻孔流下。他的頭疼痛欲裂,而他甚至不確定他的手跟腳是否還跟他的身體連接著。

已經持續將近六個小時的慘叫和折磨。他的嘴被塞住、被刀刺傷、被毆打、被踢、被吐口水、一根手指甚至被切掉,而他的左腿也斷了。他感覺自己破碎不堪,整個人昏昏沈沈的,然後花了幾分鐘的時間感覺有人在踢他的背。

“告訴我你家族的計劃否則我就繼續。”

Thomas麻木的搖了搖頭。

一隻腳踢中了他的頭。

Thomas失去意識了大概兩分鐘。當他醒來,他看見兩個模糊的人影在他面前。他看到比較矮的那個將比較高的推開,接著矮的那個更靠近了一點。Thomas嗚咽著試圖退開,忽略疼痛不斷刺激他的身體。紅色的燈光在他眼前閃爍,他知道如果再被踢中一次腦袋他大概就會失明了。

“Tommy Tommy Tommy!”

他的名字在耳邊迴響,他試著專注在那些呼喊上好看清楚面前的人。他調整了一下視線,瞭解到現在在他面前的是Newt。他搖搖頭懇求對方讓他一個人待著。他照做了。當他將臉輕輕的抬離地面時忍不住發出恐怖又難受的呻吟。在他的頭再度倒下時,他勉強看到金髮少年的臉部表情。

接著Newt離開了他的視線,他的心跳又開始加快。Newt是去完成他的工作嗎?

當手上的釘子被拔起時他尖叫出聲。那些釘子離開他的身體時摩擦著他的骨頭,疼痛席捲了整個手臂。他只能感覺到一個在腿上的釘子被拔起,但莫名其妙的他知道另一個也移開了。他只是沒辦法感受到那個釘子被拔起,因為那條腿已經斷了。強烈的疼痛感使他的腿失去了知覺。

當他感覺Newt正拖著渾身是傷的他去某個地方時,世界彷彿在旋轉。他一邊呻吟一邊被拉扯著擺成一個靠牆而坐的姿勢。他感覺Newt又消失了,即使Newt並沒有阻止Gally對他做出這些事,他仍然希望那個人類回來。Newt帶給他一些溫暖,而他喜歡那種感覺。他想要的就只是舒舒服服的照顧著被天使之力修復的血管。

Newt的存在感回來了,他很快便察覺到一個似曾相似的潮濕破布正輕輕擦拭著他的臉。經過某些青腫的地方時他忍不住嘶嘶著,而Newt繞過那些點去清理其他地方時他很高興。當Newt清理他的臉跟脖子時他發出了嘆息。他閉上眼睛全心全意的相信Newt,不管他對他做什麼。他足夠信任這個人類,或者他希望他可以信任他。

當某種東西壓迫到他手掌上的傷口,他不禁痛苦的咆哮出聲。對方突然向前抓起他受傷的手時他小心的控制自己不要去打或傷害Newt。他抬頭望向Newt,金髮少年看起來像是有點內疚。

“我—我不是有意要傷害你。我只是想幫你包紮傷口這樣你可以治癒的快一些,”Newt解釋。Thomas在眼皮變得沈重前盯著他看。他往後靠回牆上,努力試著不要在他的手和腳被包紮時退縮。

當這些傷和一些其他地方的傷口都被包紮好後,他再度睜開雙眼。他驚嚇的喘息著發現這個人類少年正跨坐在他身上,而他不確定到底發生什麼事。Newt對他發出噓聲。

“我在確定你能不能移動,”Newt溫和地告訴他,接著離開了天使的膝蓋。Thomas不安的看著金髮少年離開了牢籠幾分鐘後,對方拿著一個碗回來了。Thomas顫抖著想像碗裡可能會有什麼。

刀子?毒藥?

“噓放鬆點Tommy。這只是湯,”Newt安撫著他。Thomas低頭看著面前Newt手裡拿的湯。他瞭解了這裡面的確是湯。他皺著眉看向Newt。

“我不—”

“需要吃?我知道了,但我以為食物可能會讓你感覺好一點?呃算了別介意我這個天殺的白癡,”Newt不自在地笑了笑,Thomas立刻用力抓住Newt的肩膀。

“不!不我想吃。謝、謝謝你,”Thomas結結巴巴的從Newt手裡輕輕接過那碗湯。他感覺Newt的眼睛正看著他用顫抖的手把湯以一種角度移向嘴巴。當他不小心向下傾斜的太多,熱水潑濺在他乾燥、龜裂的嘴脣時他忍不住發出嘶嘶聲。他聽見Newt小聲的咒罵了一下,但他沒有從那嚴厲的聲音裡感覺到惡意。Newt從他顫抖的手中拿走了碗。

“你這個笨天使。喝個湯都不能弄得更糟,”Newt喃喃自語的拿著湯匙搖起了一些湯。當Newt正在挖那碗湯時不知不覺又跨坐在Thomas的身上。湯匙上有一些雞肉跟豆子,接著他把湯匙移到Thomas的嘴邊。Thomas慢慢的把嘴移向湯匙去獲取一些食物,然後又退回去吞嚥它們。滾燙的食物灼傷了他的舌頭,但它們確實舒緩不少他的喉嚨。他虛弱的微笑著看金髮少年用湯匙搖起更多食物。他很想知道他的父親是怎麼讓這個人類看起來如此完美的。他的靈魂彷彿能照亮世界上任何一片黑暗。

他的身體已經感覺好多了。他的淤青正在緩慢的消退,那些被戳刺的傷口也在包紮下逐漸癒合。Newt再次把湯匙移到他的嘴邊,然後他吞下,他把手輕輕放在人類的臀部上。他感覺Newt緊張了一下,但在把湯匙移開他的嘴邊時又慢慢放鬆。Newt皺著眉深深望進他眼睛裡的樣子令Thomas的翅膀顫抖著做了個錯誤的位移。

“你還想要一些湯嗎?”Newt用微微發抖的嘴脣詢問他。Thomas在他搖頭前將這個人類臉上的模樣吸收為最珍貴的表情。他緩緩地抬起手並用僅剩的手指輕輕摩擦著Newt的下巴。他的皮膚是如此柔軟。

他一定像是被吹飛在那兒,因為Newt慌亂地從他膝蓋上站起拿著碗大步離開了牢房。當Thomas看見Newt鎖上門時,將身體蜷縮成球的形狀倚靠著牆。

Newt沒有看向他,但他看起來不像在生氣。

Thomas失望地將頭靠向牆壁祈求能獲得一些睡眠。

评论
热度 ( 8 )

© Errrrrr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