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rrrrrrr

You musn't be afraid to dream a little bigger, darling.
Coser/Taiwan
偶爾隨心情翻譯喜歡的文章。

[翻譯] Don't Get Too Close to the Dark(Chapter 1)

*授權:


*CP為TN (天使Thomas/人類Newt的AU)
*摘要:Thomas是個天使,被一群為了獲得訊息的人類所抓住。他被折磨了整整一個月直到一個男孩接管他的事宜。這個男孩比原來毆打他的人要親切許多,甚至他開始質疑自己的忠誠度。究竟Thomas會不會放棄抵抗給人類他們想要的資訊只為了這一個人類男孩的好心跟愛呢?
*警告:此文有血腥暴力的描寫(但太太寫到CH3才放上警告XD)請慎入!
*太太回應的gif太逗了我笑了好久233跟作者要了所有文章的授權所以之後如果翻譯這位太太的文章就不放上授權圖了。
*這算是一個系列長篇完全是因為我太過喜歡故事的內容才會挖坑給自己跳ry目前只到第八章。
*還有人沒看過Dylan跟Thomas試圖接吻的影片嗎?快去看你會無法停止重複播放(萌哭

原文

[ 別向黑暗陷得太深 CH1 ]

尖叫在建築當中回響。大聲的、痛苦的尖叫令人感到雞皮疙瘩。尖叫聲帶有幾分的青澀,因為發出那尖叫的人聽起來像是從來不曾在人生中發出如此尖銳刺耳的聲音過。

當少年試圖掙脫枷鎖擺脫疼痛時金屬鏈條互相碰撞著。刀刃交叉著划過他的身體像鞭子一樣令他的眼淚流出。他的眼睛在他試著保持堅強時已經充滿淚水,攻擊他的人十分殘酷,迅速地移動確保每一寸肌膚他都無法逃過。

“告訴我你們的計劃是什麼羽毛男孩,否則我發誓我會持續下去直到你沒任何一點皮膚剩下為止,”這些話在他的耳邊嘶嘶的說著,使他忍不住嗚咽。汗水流進眼睛令他眯起了眼。他感覺到血液也從臉上流下,而他不知道這究竟持續多久的時間了。他尖叫著當刀刃再次強行刺入他的腹部時藍色的燈光突然亮起。

刀片稍微往後退了一點,他的痛苦終於要結束了…

笑聲傳進他的耳裡。

“如果你以為你可以輕易的離開這裡,你只是在進行一個白癡計劃。”當刀刃徹底抽離時他哭了出來。

他希望Jeff當初沒有離開他。他希望他當初沒有愚蠢到去追逐那隻狗。那隻帶他來到這裡的狗。那狗是個圈套,而他就這樣直直掉進去了。他只是想跟牠玩,當他的周圍燃起了一個火圈時他就知道他的麻煩大了。

他只是試圖做好他份內的事,他只是想繼續照看他的兄弟姐妹。他想融入他們。他想讓他的家人為他感到驕傲,但他只是令他們感到失望,被這些人類綁架,或是被他的族人稱呼的這些“無毛的猿類”。

當某個金屬物品夾住他的手指甲並開始拉扯時他哭喊得更加劇烈。太痛苦了。疼痛從手上傳到了他的手臂,而他只能在束縛中顫抖。這令人折磨的疼痛是他從來不曾體會過的,他從來不知道一個人可以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但事實證明他錯了。

“如果你還不告訴我你家族的計劃,我會把你的翅膀給找出來。”當他理解了這句威脅所代表的意思時他的眼睛睜大著讓眼淚從臉上流下。他嗚咽的更大聲並瘋狂的搖著頭。他的翅膀開始顫抖並暗自希望這個人類還沒有能力讓他的翅膀得以被看見。

“拜託不要碰我的翅膀拜託不要碰我的翅膀拜託不要碰我的翅膀—”他一遍又一遍地哭喊直到被一記殘忍的耳光打斷。當攻擊者將臉往前傾直到離他的臉只有僅僅幾寸的距離時他害怕的皺起臉。更多的汗水從他的額頭上流下。

“首先我會拔掉你的手指甲,再來是你的腳趾甲,接著我會把你的翅膀找出來,這樣我就能在這張親愛的椅子上扯掉它們,”攻擊者在他的臉上嘶嘶的說。少年啜泣著將臉別開這樣他就不用看著對方。恐懼使他沒發現門開了又關上,一隻有力的手用力抓著他的下巴而他痛得哭了起來。伴隨著更多眼淚他苦苦哀求對方放了他,但對方就像是沒聽見一般。

“不不不不拜託!”當他看見毆打他的人再度拿起金屬鉗時他哭喊著。一個聲音突然冒出使他整個人僵硬。

“住手Gally。”

少年發現他此時此刻無比感謝父親對他的憐憫,當他看見攻擊他的人,Gally,把那工具移走並走開了。他無法再承受又一個手指甲被拔掉。鮮血從沒有指甲的手指上滴下,他疲倦的將頭往後靠尋找一個舒服一點的姿勢直到看見那個新進來的人類繼續對他的攻擊者說道。

“已經到了把他帶回牢房的時間,”新來的人類說著。“我可以處理好他,回到你的工作崗位上去。”

當攻擊他的人點點頭並走出房間時少年謹慎地看著那個人。他不知道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他從沒見過這個新來的人類。對方的聲音聽起來比之前的人類都要甜美和輕柔。他希望這個人會對他仁慈一點。他已經因為輕易的被這些人類長時間綁架而愧對他的家族。他只是無法告訴這些人類任何事。他覺得這麼想會好一點。

當某個冰冷的東西突然觸碰了他受傷的手指,他嗚咽著並猛然退開。感受到威脅的眼淚又開始落下。他轉動他的頭發現一個金髮的人類少年正跪在他面前清理他本該有指甲的手指。他的腹部像是被輕輕擊中了一般,當那個人類抬頭望著他。

“我很抱歉。我只是想清理傷口看它會不會好一點,”人類溫和的解釋讓他困惑的皺起了眉。他從來沒被如此紳士的對待過。他甚至多久沒被擁抱過了?兩年?他的族人自從與人類的戰爭爆發後就沒什麼情感表現,而他在這個鬼地方已經一個月了。

他看著這個人並暗自發誓這是他見過最美麗的人類。當然他沒有見過太多人類,但這個人勝過所有人。這個少年有著一頭金髮,閃閃發光的棕色眼珠沒有蘊含任何危險,他的肢體語言顯示沒有一絲需要害怕的地方,而且他的靈魂令人驚豔。當他微笑時壓力從他的臉上退去。

“為什麼在你剛剛經歷過那些事後你要這樣對著我笑?”人類忍不住嘲弄著像是他已經瘋了。

“我父親把你製作得非常漂亮。”金髮少年停止清理指甲並皺眉看著他。

“你叫什麼名字?”對方問。沒有花任何一秒鐘去想,少年回答了,“我相信只叫我Thomas會容易些。”金髮少年輕聲的笑了起來。

“這個嘛我想我會讓它更簡單。我決定叫你Tommy。”金髮少年宣布完之後站了起來。Thomas想要問這個人類他的父母給他取什麼名字,但金髮少年開始將他的手臂還有腿固定在那的金屬釘子給拔出來。他哭喊並尖叫著當疼痛感覺像是火焰在他身體裡面燃燒。

為什麼人類必須這樣傷害我?

他發抖著當所有釘子全都移開。血液從傷口湧出,但他一點也不擔心。他可以治癒自己,雖然那感覺並不好受。一雙手抓著他沾滿鮮血的上衣拉著他起來時他將所有想法都從腦中趕出並發出痛苦的嘶嘶聲。

“你覺得你有辦法走個一兩分鐘嗎?”人類充滿關心的詢問讓Thomas的內心被各種疑問所淹沒。但他仍然點點頭,並開始被他手腕上防止他使用自己力量的特殊手銬拉著移動。這些人類很聰明,但確實他們也可能犯了一個錯誤不是嗎?

當他被牽引著進入走廊,他的翅膀開始顫抖心跳開始加快,到處都是人類而且沒有一個看他的目光是友善的。他們看他的眼神就像是要撕扯掉他的一部份,當金髮少年引導著他加速時他幾乎被絆倒,彷彿他也想遠離他們一樣。

他被指引著方向穿過了一些大廳、門,還有幾個轉角直到他們到達一個像是巨大牢籠的房間。這個牢房只有在地上附著兩個枷鎖。有一張桌子在牢籠外,而Thomas並不想知道它過去是做什麼用的。金髮少年走到桌子旁的小水槽在水龍頭下擺弄著一個破布。當他匆忙的朝Thomas走來時深褐色頭髮的少年忍不住害怕的後退。一瞬間金髮少年看起來像是有點受傷。

“我只是想幫你稍微清理乾淨一點。你看起來糟透了。”Thomas低頭觀察自己。他的衣服和皮膚上滿是鮮血。這景象令他顫抖,但疼痛早已經在金屬釘子從他身上移開時漸漸退去,拜那個讓他還存有一絲微弱力量的手銬所賜。

當他感覺某種潮濕的東西壓上臉時忍不住跳起來,他看清楚後發現是那塊變濕的破布。他睜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金髮少年讓他清理自己的臉。他仔細地觀察著金髮少年的臉想看出所有表情的細節。他對著人類微微地笑了。他是個完美的人,而他的靈魂證明了這點。

當金髮少年將他臉上的汗水和血液都清理乾淨時他感覺好多了。對方將骯髒的破布丟進水槽後帶著Thomas進入牢房。Thomas享受著燈光照在背上的感覺,即使它們只是在那兒等著他進入這個籠子。他轉過身看著人類,發現他正觀察著自己。他對人類歪了歪頭。金髮少年把門關起來並鎖上。他局促不安地站了一分鐘後,金髮少年開口了。

“我的名字叫Newt,”人類小聲的說道。Thomas的翅膀敬畏般的對這個人類低垂。他向他微笑。

“謝謝你對我如此寬容Newt,”Thomas感謝他並虛弱的試著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他的身上仍然到處都是淤青和鮮血,但他只讓自己瑟縮了一下。他回頭看時驚訝地發現金髮少年仍站在那。Newt抓著自己的手臂望著他。

“關於Gally我很抱歉。我以後會確保絕不讓他跟你單獨處在一個房間,”Newt真誠地說著,這讓Thomas的眼睛不禁亮了起來。他的笑容變得更廣,但只維持了一秒鐘就看見人類在他的目光下畏縮了。

難道是少了幾顆牙齒?他看起來很壞嗎?

在他得以開口問Newt之前,金髮少年就轉身離開了,留下Thomas獨自思考。

评论
热度 ( 10 )

© Errrrrr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