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rrrrrrr

You musn't be afraid to dream a little bigger, darling.
Coser/Taiwan
偶爾隨心情翻譯喜歡的文章。

[翻譯] I need you [Thomas/Newt]

*授權:


*CP為TN
*內容為作者將兩人與I need you結合,標題其實是想像第三集原文小說第8跟第9章的中間(所以是8.5),有些微涉及小說內容。
*第一次翻譯文章不足之處請多包含_(:3 」∠ )_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看第三集哭得像神經病覺得累感不愛?

原文

{ The Death Cure, Chapter 8.5 }

午夜時Thomas從他的夢裡醒來,乾掉的眼淚在他的臉頰上留下痕跡,但他聽見微弱的嗚咽聲不是他自己的。隨著顫動的眼皮他試著擺脫疲勞的感覺,伸長著脖子讓他的頭更陷入枕頭一點,他感覺自己與身體分離了、失去方向感、頭昏眼花的——以及大致上來說,就是疲倦。

他花了幾秒鐘的時間讓眼睛適應黑暗,以及更多的時間讓他的腦袋想起他在哪。他們將他關在這個房間與Minho還有

——Newt。

從門下面狹窄的裂縫中,一道柔和的光亮偷偷摸摸像是展開秘密行動般,足夠照亮了大部分的位置讓Thomas分辨出輪廓和外型,以及更多的細節。但他仍舊無法拼湊出任何Newt從房間另一端傳來令人窒息的嗚咽聲,他在棉被的遮蓋下晃動著,可憐的聲響幾乎無法控制的搖晃了他的床,彷彿某個人正撕扯著他的胸口,Thomas早就隨時面對了那樣的痛苦。他寧可再一次跑過沙漠還有迷宮,如果那意謂著可以抹去他的感受,必須看著他曾經冷靜沈著的朋友變得像這樣子。

Thomas將他冰冷的腳放在地板上,忽視Minho被喃喃自語打斷了自己的鼾聲,“至少我們之中有一個獲得了一些睡眠。”當Thomas從床上起來時對自己咕噥著。

很快的他走到Newt的床邊坐了下來,他聽見對方藏起了另一個啜泣聲,將臉埋入潮濕的枕頭。

“讓我一個人待著,Tommy,”Newt用嘶啞的聲音說。“還有將你那該死的同情心從哪來就從哪回去。”

他稍微抬起了頭,露出了紅通通的鼻子和羞恥的表情,腫脹的眼睛讓男孩幾乎比哭泣看起來更疲憊。

“Newt,”Thomas開口時一種討厭的掙扎在他的胸口,“聽著,如果你有它,我們將——”

“我有,”Newt說,將臉轉向了牆壁。“我們都有。”

事實讓Thomas的話像是永遠窒息般,使他難以呼吸,去說話。他們都有Flare。很好,他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接受。他可以對此毫不在意的跟它一起活下去,只要Jason沒有從那該死的名單中念出Newt的名字。從現在開始,他們要做什麼已經不重要。他們會找出一條活路——但不是全部的他們。

Thomas早就知道,但他拒絕去相信,拒絕接受任何一絲沒有Newt在他身邊的未來。

Newt並不像是一個會崩潰大哭的傢伙,經歷了所有這些他們經歷過的事,他是一個會露齒而笑並接受的人,甚至比Minho更能承受。他很堅強。大部份的時候,Thomas想,甚至比他更堅強。沒有什麼Thomas可以說的能給予安慰。

他注意到Newt已經停止了顫抖,但是冰冷的、難以忍受的沈默橫躺在他們之間讓他沒有任何一點放鬆的感覺。他們都知道,只是不願意去說。

Newt並不害怕死亡。那不是真的。

Thomas必須做一些非常無能為力的事情。一些,介於愚蠢和聰明之間模糊不清的界限;一些他後悔的;以及一些他不能做的。慶幸的是——不,確實,他不會因為這一件而後悔。

小心翼翼的,他抬起了棉被,足夠讓他滑到被子下面。在Thomas心裡的某個地方,有個荒謬的欲望想完全地終止他們之間的距離,這樣他就可以感覺到Newt,感覺到他還活著。

但是他沒有,讓他意外的是,Newt仍然保持著原來的姿勢,這讓Thomas更確信那表示這樣沒關係。他們可以一起在明天企圖逃跑的過程中死亡,或是他們可以死在一週或兩週後。誰知道他們究竟能不能獲得一個機會…像那樣的。

在接下來的幾分鐘瞪著一片空白以及聽著什麼都沒有只有Newt顫抖微小的喘氣還有Minho那語無倫次的夢話,Thomas開始重新考慮著如果那真的無法成為他後悔的另一件事。這些床實在太小了。

只是在腦中想著爬回他自己床上證明那是個好主意之類的想法,Newt開口了,他的聲音仍舊低沈而沙啞。

“你這麼做是為什麼?”

Thomas清了清喉嚨—— 兩次 ——當他想著一個不會讓他們現在情況更加棘手的回答,雖然他們已經是了。他的呼吸使Newt的頭髮在他的脖子間騷動,還有當他移動著更靠近一點——驚訝在擁擠的單人床上移動是有可能的——他的血液開始以反常的步伐變得急促。

“我需要你,好嗎,”Thomas用一種平靜的語氣回答他,當冰冷的腳劃過Newt的腿時他的腿抽動了一下。“我們會找出一個方法的。你不會腐蝕成任何人的骸骨。當那股力量硬要過來時,不管怎樣你第一個會先吃Minho。”

Newt吸著氣,用他的袖子擦了擦鼻子。

“噁心死了,Tommy。”

Thomas輕輕地將臉埋進Newt的頭髮;感覺癢癢的,捲曲的頭髮異常順利的將他的臉蓋住。

“Minho會笑我們的,”Newt說。

“如果他敢笑,我會一拳揍他的喉嚨。”Thomas說,試著表現得很隨意,而他感覺他的心臟膨脹了一點點,當Newt吸著鼻子——露出一個充滿睡意的笑。

“聽起來不錯。”

评论 ( 4 )
热度 ( 8 )

© Errrrrrrrr | Powered by LOFTER